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無聲模式 | 16th Jul 2010 | 傳媒訪問 | (76 Reads)

早前於有線電視「拉近文化」節目裡分享了一些默劇創作的經驗,有關的片段可到以下網址收看: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program_video/index.php?video_id=80966

PicturePicture

PicturePicture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閱讀全文)

無聲模式 | 15th Jul 2010 | 默劇及戲劇課程 | (213 Reads)

很多人問我,「Yes, I Can Do It!特種部隊訓練班」是一個怎樣的課程?會很難嗎?為甚麼不直接稱為「雜技班」呢?

沒錯,「Yes, I Can Do It!特種部隊訓練班」的內容其實是以雜技為主,特別是集體雜技,在課堂的過程中,學員會學懂集體花式雜技的玩法及技巧。

Picture

然而,這並不是本課程的唯一目的,因為所有表演藝術的技巧都沒有捷徑可言,行內有句說話:「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你能做到怎樣的效果,視乎你有多勤力。

雜技是一種挑戰極限的表演藝術,當中的極限包括體能上、時間上、數目上等。當然,這個課程並非要訓練職業的雜技員,不需要捱苦的,而是希望透過不同花式雜技的訓練過程,從中學習一份長久性「今次比上一次做得更好」的精神!

Picture

而「Yes, I Can Do It!」是甚麼意思呢?就是一份自我相信、自己鼓勵的精神,我們自少的教導、文化都令我們習慣「Say No」,對一些自己未曾嘗試過的事情都予以否定的想法,限制了自己向前走的機會,所以一份對自己「Say Yes」的精神,可令自己更有信心的面對挑戰,加快達成目標的速度!

「Yes, I Can Do It!特種部隊訓練班」這個課程,是透過好玩有趣的花式雜技訓練,學習一份「我做得到」(I Can Do It)、精益求精的信念,以及透過不同花式的挑戰,領略解決困難的核心思維。

所以當完成了整個課程後,你所得到的,並非外在的表演技巧這麼簡單,而是一份積極、自信、求進步的心態,這樣的話,「特種部隊」這四個字受之無愧。

 

新一期的「Yes, I Can Do It!特種部隊訓練班」現已接受報名:

http://silencetheatre.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2037957

 

 (閱讀全文)

無聲模式 | 10th Jul 2010 | 劇場 | (30 Reads)

出生於烏克蘭的Vikter Kee,他的名字在雜耍界幾乎無人不知,其拋球雜耍技術已達出神入化之境,他的表演跟傳統的拋球藝人不同,其表演形式配合美妙的肢體動作,更具高層次的藝術味道。

帶來他在99年太陽劇團「Dralion」裡的演出: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每位出色的表演者在舞台上的風姿,都有鮮為人知的艱辛努力所換來的。

Vikter Kee:

http://www.viktorkee.com/choices.html

 

還有:

雜技大師Kris Kremo經典表演

肢體的美

第四期「Yes, I Can Do It!特種部隊訓練班」

 

 

 (閱讀全文)

無聲模式 | 6th Jul 2010 | 默劇 | (223 Reads)

默劇是一種模仿的藝術, 面具是模仿人的表情製作出來的,  以默劇的表演技巧, 模仿一種模仿人類臉孔的面具, 頗具意思及深度, 大師級的演出, 每位學習默劇或面具表演者不容錯過。

The Mask maker by Marcel Marceau

 

還有:

面具淺談(一)

Behind the Mask「面具戲劇訓練班」

未成熟面具 (masques larvaires)

面具訓練

 

 

 (閱讀全文)

無聲模式 | 2nd Jul 2010 | 默劇 | (423 Reads)

面具在人類歷史上作出了很重大的作用,古代的祭祀儀式,戴起象徵神及魔的面具,求神靈賜予力量,降魔伏妖,以求太平盛世。

Picture
由古代的祭祀儀式演變成的現代戲劇,也用了面具作為表演媒體,以強調角色的性格,諷刺時弊,別具象徵意義,意大利即興喜劇是很典型的例子。

Picture

 

 

 

 

 

 

 

藝術治療中,面具更是治療者的好朋友,躲在面具背後,暫時放下表面化的自己,深層次的接觸最真實的一面,更勇於表達自己。

Picture
面具更可以是老少咸宜的玩具產品,戴上超人面具,你便會懂得模仿超人的動作;戴上萬聖節的鬼面面具,你的膽子也會大起來。

Picture
面具是很有趣的東西,它表面上是一件死物,但它也卻擁有屬於自己的個性,戴上面具後,我們也很不自覺地跟隨它的個性,演譯另一個角色,皆因每個人天生擁有一種好奇心,希望有機會經歷一些平時很少機會做到的事,嘗試一下放縱自己,演譯另一種性格,看看跟平常的自己有甚麼分別。


Masks hide people’s personalities or give them new ones. Since man discovered who he was, he has felt either the urge to hide himself or the desire to transform himself. Little wonder, then, that masks can be traced back to the beginnings of civilization.
They are a part of our basic need to be disguised, a need that does not diminish despite our sophistication, our modernity, or our adulthood. Women disguise themselves when they conventionalize their faces with makeup; men disguise themselves with beards and sunglasses and hats and false hair pieces.
Disguises, of course, are not bad; they liberate our imagination and our fantasies. The mask of the mime allows him to explore and develop these fantasies and to present them to his audience as each member of it might have dreamed them.

(摘自Claude Kipnis的《The Mime Book》一書)


 (閱讀全文)